夫妻群交小说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网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主办
国际合作

供增需降 沪铜调整主基调未变
2021-07-08 07:54:39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点击:

作者:程小勇
 
铜精矿现货加工费持续反弹
\
 
  6月下旬,铜价短暂反弹之后,7月份再度震荡回落。
 
  短周期来看,笔者认为,需要关注美联储削减QE的影响,这种情况可能发生在8~9月。需求层面,6月份中国制造业PMI继续回落,地产销售同比增速大幅回落,需求进入回落阶段。另外,从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平坦化来看,美国经济前景也在走弱。还有就是美元走强,新兴市场面临国际资本外流的冲击。
 
  供应层面,随着铜精矿加工费反弹,铜矿最紧张的时段已经过去。目前,马来西亚封锁措施对废铜进口有影响,但是影响不大。需求季节性淡季叠加高铜价对消费的抑制效应还在持续,再考虑到国储抛储铜增加供应的因素,笔者认为铜价调整的主基调不变。
 
  铜价上涨的逻辑逆转
 
  从历史上看,长周期走势需要重大因素发生变化。例如,铜价大幅下跌可能来源于两个因素:一是经济衰退带来的需求急剧下滑,如2008年金融危机以及2020年一季度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二是经济增长趋势性放缓,如2011年中国经济减速换挡,缺乏其他经济体接棒铜需求拉动。铜价大幅上涨需要几个条件合力推动:流动性宽松、需求扩张、通胀攀升和供应缩减,其中2002~2007年是需求扩张和通胀攀升的组合,2009~2010年是需求扩张、流动性宽松的组合,2016~2017年是需求扩张(地产加杠杆)和供应缩减的组合,2020年二季度至2021年二季度是流动性宽松、供应缩减和通胀攀升的组合,需求只是恢复,并非新一轮扩张。
 
  目前,通胀可能在6月份触顶高点,需求逐步回落,流动性出现拐点,供应逐步恢复,2020年二季度至2021年二季度的铜价上涨逻辑已经逆转。
 
  供应恢复特征明显
 
  对于铜供应而言,瓶颈不在于电解铜的产能和产量,而是铜精矿和废铜的供应。2020年二季度至今,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球铜矿供应受阻,这是驱动铜价上涨的一个重要原因。然而,铜精矿现货加工费5月以来企稳反弹,这意味着随着智利、秘鲁疫情得到控制,铜矿产出和运输在恢复,部分非洲铜矿新增产能投产加快,全球铜矿供应在恢复。调研数据显示,截至7月2日,25%进口铜精矿现货加工费升至40美元~45美元/吨,而在4月份一度下降至28美元~33美元/吨的历史低位。
 
  随着需求回落和铜矿产出恢复,CSPT小组敲定三季度的现货铜精矿采购指导加工费为55美元/吨及5.5美分/磅,一季度设定的现货铜精矿采购指导加工费为53美元/吨及5.3美分/磅,三季度较一季度采购指导价有所上调。
 
  废铜方面,由于马来西亚封锁措施导致废铜进口短期受到一定的影响。有媒体报道,6月27日,在原定封锁措施到期之前,马来西亚宣布再次延长全面封锁,直到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低于4000例/日,不再设置明确的封锁时间限期。2020年,中国自马来西亚进口废杂铜量达到17.2万吨,占废铜总进口的比例达到18.2%。
 
  不过,从粗铜加工费来看,国内废杂铜供应还是相对充足,尤其是在铜价下跌的情况下,废铜供应商“捂货惜售”情绪下降。调研数据显示,截至7月2日,98.5%的粗铜加工费略微回落至1800元~2000元/吨,但远高于去年同期的1000元~1200元/吨,在6月一度升至1900元~2100元/吨的近3年最高纪录。
 
  需求延续降温的势头
 
  从铜消费结构来看,最大的消费领域在电力电缆,其次是家电和汽车等领域,最后才是轻工等行业。我们发现,传统领域的消费在2015年触及峰值,而新增长点来源于新能源发电和新能源汽车,但基数较小。
 
  具体落实到铜材来看,6月下旬铜杆加工费短期回升之后,在6月底和7月初再度回落,这意味着铜杆消费主要源于铜价回调下的补库,并不具备持续性。调研数据显示,7月1日,8mm铜杆加工费回落至400元~600元/吨,6月21日至25日一度反弹至450元~650元/吨。
 
  目前,铜消费亮点还是在于铜箔,主要是国内高端铜箔产能不足,而大多数高技术产品甚至新能源汽车用铜箔需求增长较快。然而,铜箔占铜总消费比重不大,只有6%左右,因此很难带动整个铜消费上升。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电解铜箔的总产能达到60.5万吨,同比增加7.1万吨或增长13.4%,其中电子电路铜箔产能37.6万吨,锂电铜箔产能22.9万吨。电解铜箔市场供不应求,企业基本处于满负荷生产状态,头部企业今年内订单基本排满。需求大幅增长驱动的供应紧张,刺激铜箔加工费飞速上涨。据了解,当前电解铜箔加工费相对2020年年底平均上涨近5000元/吨,其中厚度为8μm的锂电铜箔加工费约3.5万元/吨,6μm的加工费约4.5万元/吨,4.5μm的加工费达到7.5万元/吨。
 
  目前,铜内外需求同步降温。美国供应链在逐步恢复。中期来看,随着去年年底订购新机器以提高产量的芯片工厂将新产能投入运营,芯片供应也将增加。考虑到新机器交付需要6~9个月,安装和测试需要1个月,新产能下线需要2个月,这意味着全球芯片供应将在年底增加。长远来看,美国和海外在建的新工厂大约在两年后投入运营,这将进一步提升全球供应,满足快速增长的芯片需求。
 
  从美国库存指标来看,4月份,美国制造业存货同比增速已经升至5.5%,回到2013年以来的高点,存货调整基本结束。另外,截至今年4月,除了零售商库存同比依旧是负增长之外,美国制造商和批发商的库存同比增速分别升至3.6%和5.2%,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内需降温一方面体现在季节性淡季,另一方面体现在制造业PMI在6月延续缓慢回落的势头。笔者认为,制造业PMI指标进一步验证国内经济高点已经过去。6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9%,较上月微落0.1%,继续位于临界点以上,但扩张势头连续4个月放缓。从近6年数据来看,当前制造业PMI低于2017和2018年,但高于2019年。根据统计,沪铜活跃合约收盘价和中国官方制造业PMI呈现正向关系,且PMI有领先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可能从主动补库存进入被动补库存阶段(累库),需求逐步下滑的势头得到确认。生产指数为51.9%,比上月回落0.8%,高于临界点,表明制造业生产保持扩张,但步伐有所放慢。
 
  笔者认为,财政支出后置并不会引领中国经济在下半年出现新高点,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平滑经济回调的斜率。最近几年,中国经济内生动力来源于两个——出口和地产,如果二者表现很好,经济增速势头就较好,反之则比较差,与财政前移还是后移关联不大。根本原因在于,从历史上看,基建投资只是在经济低迷期应急,并不是持续性的驱动力量。
 
  总之,供需基本面决定了铜价调整趋势还在持续,6月底、7月初铜杆消费再度走弱,尤其是美国补库力度减弱和中国制造业PMI验证经济高点已现,这说明铜消费降温不仅仅是季节性淡季的结果。铜矿供应在6月份开始明显回升,马来西亚封锁措施暂时不会导致废铜供应紧张。再考虑到国储抛储铜增加供应,未来宏观层面还面临美联储紧缩、美元走强和新兴市场资本外流的冲击等因素,这些决定铜价调整的主基调未变。
 
  (作者单位:宝城期货)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供需瓶颈逐步缓解 沪铝或构筑顶部
下一篇:淡水河谷携手中国宝武与鑫海科技共同开发印尼巴哈多比镍铁冶炼项目